庆余年范思辙(庆余年原著-范思辙被范闲送往北齐后)

百科知道 2022-11-23 09:12:14 阅读: 评论:0 编辑
庆余年范思辙(庆余年原著:范思辙被范闲送往北齐后)

人生在世,世事无常。你永远不知道那一次是最后一次。

《庆余年》原著中,范思辙从小在京都长大,父母亲友都在京都,熟悉了周围的一切,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被兄长送到北齐后,今生再也难回来。

庆余年范思辙(庆余年原著-范思辙被范闲送往北齐后)(图1)

0.1

被“私生子”收服的范二少爷

他叫范思辙,父亲是掌握天下财政的户部尚书范建,母亲是柳国公的千金,与宫中的宜贵嫔是姐妹。他的奶奶抱大了当今的皇帝陛下和靖王爷,姐姐范若若是京都有名的才女。

出身在这样的家世里,范思辙与其他贵族没啥区别,是个地地道道的“纨绔子弟”,曾在街头吃过白食,抢过东西,纵马长街,一副小霸王模样,因为有姐姐拿着家法管他,也没做过太出格的事。

庆余年范思辙(庆余年原著-范思辙被范闲送往北齐后)(图2)

范思辙知道父亲在澹州有个私生子叫范闲,也就是自己的兄长。他认为自己是嫡子,于情于法都是范家的第一继承人,所以他从未把那个“私生子”当回事。

再说父亲好像也不喜欢范闲,因为他长到十几岁也没听父亲提到他。

在范思辙十二岁的某一天,那个“私生子”来到了家里。初次见面他觉得太意外,这个私生子不但面容俊美,身材挺拔的,做事说话都那么不卑不亢,毫无私生子的自觉。

他只是对那个“私生子”说了几句不中听话,还没来得及展示自己正牌少爷的款儿,就被姐姐拿家法打了一手板。

庆余年范思辙(庆余年原著-范思辙被范闲送往北齐后)(图3)

后来,范思辙请姐姐和范闲去饭店吃饭,这才知道原来最近京都大受欢迎的《红楼梦》居然是范闲写的。他立马以超强的商业头脑算出以《红楼梦》受欢迎程度,开书局能挣多少多少钱!范闲答应跟他合作,出钱出书,他选择店面和人。兄弟开始了第一次合作。

在他开书局的时间里,范闲在京都成了名人,文能诗行天下,武能狙杀八品陈巨树。夜打太子伴读郭宝坤,连监察院这种恐怖机构都听他指挥……父亲喜欢他,姐姐尊敬他,连母亲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

关键范闲对自己不错,还劝父亲让自己做喜欢(做生意)的事,不用再长期待在枯燥的书堂里。

面对这样的兄长,他又敬又畏。

庆余年范思辙(庆余年原著-范思辙被范闲送往北齐后)(图4)

0.2

与老三合作开报月楼

范思辙有天才的计算头脑和敏锐的商业嗅觉,不甘心只开书局。什么最挣钱?自然是“饮食男女”。

他的表弟三皇子也不愿意听太傅讲课,用一颗比同龄人成熟太多的脑袋,开始与范思辙商量在京都整些动静出来。

一个十四岁,一个只有八岁,这样一个奇异的组合,便造就了如今京都正当红的抱月楼。

庆余年范思辙(庆余年原著-范思辙被范闲送往北齐后)(图5)

报月楼高三层,隔层相距较远,材质用的是上佳良木,临街而立,地方僻静,而楼后,却是一方湖泊,湖作狭长之形,正是京都有名的瘦湖。

范思辙与老三分别是报月楼的大股东、二股东,中间还有很多柳国公府以及范氏族人。这帮纨绔子弟纠结在一起,仗着范闲是监察院提司以及三皇子,在京都横行霸道,逼良为娼,草芥人命。

范思辙虽没有直接参与,但从未管过范柳两家的族人,三皇子也不管这些事。导致这帮纨绔做事越来越过分,直到被范闲察觉。

范闲查出范思辙默许范柳族人做出这些天理不容之事,气的几乎要晕过去……好与二皇子达成某种协议后。范闲把范思辙从报月楼提回家后,狠狠地踹了他一脚,又拿家法狠狠打了他一顿打,打的伤痕累累,苦天喊地,他哭着骂范闲:你算什么哥哥,只会欺负我,怎么不去宫里打老三?

庆余年范思辙(庆余年原著-范思辙被范闲送往北齐后)(图6)

范闲伤心道:“老二老三算什么?我气的就是你,我恨的也是你,他们不是我兄弟,你是我兄弟!”他盯着弟弟的双眼,寒意十足说道:“我查的清楚,幸亏你没有亲手涉入到那些事情里面,还算可以挽救,既然你把路走歪了,我就用棍子帮你纠正过来。

在范建的默许下,范闲不但教训了范思辙,连范柳两家的族人也不放过,让家丁把他们打的屁股开花。

0.3

范闲将范思辙送往北齐

当晚,范思辙就被父亲和兄长发落去北齐。不管母亲怎么哀求,父亲都无动于衷,他不由得心里也记恨兄长和父亲。

京都郊外的马车上,范闲对思辙表达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庆余年范思辙(庆余年原著-范思辙被范闲送往北齐后)(图7)

1.要范思辙将来接手在北齐内库生意,这也是一次锻炼。将来还有更多生意需要他做。

2.做生意可以不择手段,但要有个“度”,他希望弟弟可以掌握这个“度”,将来做个“伟大的商人”。像叶家女主人一样。听到叶家女主人那个生意奇才,范思辙不由得眼睛发亮。

3.范闲不算个好人(但也不是恶人)可他希望自己的兄弟是个好人,如同肖恩对庄墨韩期许一样。

肖恩曾经为庄墨韩做过什么已经无法得知,但肖恩自己名声狼藉,却希望自己兄弟能做个名流千古的君子,他也确实也做到了,庄墨韩成为举世闻名的大家。肖恩一直将自己隐在黑暗中,顾忌兄弟地清名而死不相认,已经是很了不起。

庄大家学富五车,本已名扬天下,受世人敬仰。为救兄弟,已入古稀之年的他,舍弃自己最重视的名节,不远万里勾陷范闲。

这对神奇的兄弟,是范闲对“兄弟”这词最美的想象。

庆余年范思辙(庆余年原著-范思辙被范闲送往北齐后)(图8)

最后,范闲又叮嘱了几句,走下马车。范思辙看着兄长得背影,想到自己要背井离乡,不由得一阵难过,他对范闲的背影喊到:“哥。早些接我回来。”
范闲走下马车的身影僵了僵,应道:“放心,我会很快搞定一切的。”

多年后,范思辙回忆当晚,肯定没想到这句话只是句“空话”,因为他再难回来。

0.4

写在最后

老三登基后,忌惮范家这对兄弟,不让他再回京都,范思辙只能永远待在北齐。

就像生活中的你我他,很多时候自己都不知道某一次的见面,某一天的上班,去的一个地方,都可能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

庆余年范思辙(庆余年原著-范思辙被范闲送往北齐后)(图9)

庆余年范思辙(庆余年原著-范思辙被范闲送往北齐后)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dfrlyy@dfrlyy.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文章排行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