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与减肥

减肥方法 06-05 阅读:44 评论:0

  食物人类学家、食物人类学家是为中立的观察者,他只是观察,而不发表评价,他会注意你在食物方面的想法和行为,但不指手画脚,仅仅是探索和发现食物,人类学家会帮助你铺平通往与实务合作的道路。例如留意你何时饥饿或吃饱,吃了什么?饮食、时间。此刻的想法,这些都是实物人类学家的职责范围。这个声音仅仅是观察,并告诉你如何在行为和内心上与食物互动,这种声音应该得到鼓励,因为只有你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和感受。

食物与减肥-第1张图片

  食物人类学家的花纯粹是观察性质的,比如1我没吃早餐,下午2点的时候特别饿。我吃了10块取其。没有评判,只是陈述事实。3、我在吃了餐后甜点后感到愧疚,这并不是居高临下的感言,只是对你感受的观察。

  既然食物人类学家从来都不会引发激烈的情绪,那么我们如何感知到它的存在一个让食物人类学家活跃起来的简单方法,就是写与实物合作的日记。有时只是记下来当天某个时间吃了什么,也能透露一些引起食物冲动的有趣线索。因此你还可以记下饮食前后的想法,这些想法会影响你的感受吗?你的感受会影响行为或饮食吗?如果影响是怎么发生的?把这个事情当做一个了不起的实验,不要当作判断工具。很多人对于这样的记录都难免心生排斥。

  有很多人看来饮食日记是被当作糟糕饮食的证据,而在这里我们只是把与时俱进,记住你所记录的那些不是食物,警察凭判你有罪的呈堂证据,而是帮助你接近实物人类学家的工具。他的帮助、食物、人类、学家能帮你弄清楚事实,而不是在选入不稳定的饮食情绪中难以自拔,它能使你感知内在的信号,生理和心理上在给患者诊疗的过程中,我们经常扮演食物、人类学家的角色,直到他们能面对内心的声音,如果有个声音不停的对你选择的每样食品喋喋不休,你很难保持客观冷静、食物人类学家能帮你找到思维的漏洞。

  就像一位精明的律师找到合同中的漏洞,有助于你及时的更正、修补。普阳者培养者声音很轻柔,就像慈爱的祖母或好朋友的声音一样令人安心,它能让你相信自己很棒,并且一切都会好起来。他从来不责备或施压,也不挑剔或评判,而是促进你的脑袋里积极的自我对话。以下是你可能从脑海中的抚养者那里听到的一些信息。D可以吃取其是取其很正常。我今天吃真的吃多了,但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心情使我为求安慰,吃了更多。我把自己照料好时,感觉很棒。

  4、我这周做得真棒,只有几次没有尊重自己的饥饿信号。5、我每天都更加的亲近自己了。爱丽丝是一位母亲,他通常知道说什么能让孩子们感觉安全。但这么多年来,爱丽丝都没学会对自己的体重安心食物,警察通常通过各种结石不断的严厉责备他,在与实务合作之旅中,爱丽斯学会与抚养者的支持声音、对抗食物警察的声音,他倾听自己是怎么跟家人说话的,并意识到陷入饮食焦虑,自己需要的就是这种声音。爱丽丝耐心接受了前进过程中必然存在的阻碍事实,当很难尊重自己的饥饿感时,他会轻声的问自己,是什么困扰着他?

  他真正需要的是食物之外的什么东西?当她发现自己特别想吃某种节食期间不能吃的食物时,抚养者会允许他吃他的帮助,当你亲近脑海里的朴养者,你将游泳成为与实务合作者的最重要工具之一,抚养者随时帮助你反击食物,警察支持你走出与实务合作之旅,抚养者能抵御食物、警察和结石叛军的攻击,与实物和作者与实物和作者的声音,来自你的本能反应,你天生就是与实务合作者,事实上几乎每个人天生都是但大多数的时候,我们都被食物警察和结石叛军和营养报信者的声音所压制,与实物和作者汇聚了食物人类学、抚养学、叛军联盟和营养联盟的声音。

  食物人类学家,冷静观察你的饮食行为,抚养者鼓励你渡过困难的时期,与实物和作者知道如何与你脑海里的消极声音抗辩。例如他能反抗被食物警察故意扭曲的信息,让叛军盟友发生赶走江界入侵者,与实物和作者也许会说这样的话,肚子传出的咕咕声意味着我饿了,需要吃东西。今天晚餐想吃什么?什么菜听起来不错。争脱节是牢笼吧?感觉真好。这些话语都体现了你的本能反应,无需经过思考就会突然出现,你会去进食,与实物和作者的声音,知道你此时心满意足,或许你会去写些东西,直到强烈的饥饿感出现,或许你会死死的盯着菜单上想吃的食物。

  当你抵达与实务合作的最后几个阶段,你大部分的时间就是个与实务合作者了,但自己拉灰与实务合作者的行为,这个过程没有严格的规则。

  节食是严格的,而与实务合作者是灵活的,根据你的生活实际情况而调整适应,顺势而为吧,不要试图控制它,完全的与实物和作者尊重本能反应,不管是源于生活,还是为了满足或自我保护,与实物和作者具有团队合作精神,能吸收抚养者、食物、人类、学家、结识叛军和营养报信者的积极意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