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食减肥如何能坚持住

减肥方法 09-22 阅读:2 评论:0

  即使有些节食者已经准备好放弃节食,对自己真正想吃的东西一就有强烈的抗拒。虽然在学习尊重自己的饥饿感时还能接受,但谈到无条件允许自己想吃什么东西就吃什么东西的时候,他们感到恐惧,开始退缩了。

节食减肥如何能坚持住-第1张图片

  无条件的吃,我一定会管不住自己的嘴的。即使人们这么害怕与实务合作过程的这部分,为什么我们还要执行探索?因为将食物合法化是改变与食物关键的一部,它能将你从消极思考和愧疚感中解放出来,开始响应压抑已久的内在饮食信号。如果你并非真心相信自己可以吃任何喜欢的食物,就会继续做缺失感笼罩。

  最后暴饮暴食,永远不满意自己的饮食,不满意的话就会找更多食物吃。你若知道一直可以吃那种食物,他们并不会长腿从你的世界里跑掉,知道他们就没有那么重要的迫切了。

  食物丧失了原有的魔力,尽管知道缺失感会导致饮食反弹,很多人还是在准备与食物和平相处时惴惴不安。部分的原因是源于下面的障碍。

  第1种,我担心自己会吃个不停。一开始你也许特别害怕,在吃最爱的禁忌食物时停不下来,你只需要记住一点,当知道以前的进食食物以后永远会被允许时,狼吞虎咽的冲动最终就会消失。研究也显示,人们会厌烦老吃同一种食物,这种现象被称为习惯化、习惯化。研究显示,人接触某种食物越多,该食物就会缺乏吸引力。事实上也许已经在别人身上亲眼看到这种现象。比如观察一下在拉斯维加斯等妒忌假胜地流行的自助餐会,第1天,人们会一般把盘子装的慢慢的拿34种餐后甜点,但在最后一天他们会挑选有限的几种食物,因此新奇感已经消失了。

  他们知道食物有很多,大可不必急着往嘴里塞。由于最近我在研究拥有至少200个食谱的烹饪书,总会尝试些新菜时,于是全家最近都受到习惯化的影响。不管我尝试的是沙拉、开胃菜,还是配菜盘,最终大家都厌倦了,是同一种食物。在尝试甜点那张时,这种现象特别明显。我们不仅厌倦了糖果,其中一个家人甚至连最爱吃的菠萝蛋糕都一口吃不下去。我把这种特别的蛋糕做了至少8次,才决定放弃特别的石头,使自己相信能够停下来进食的唯一方法就是去真正进食。

  这就是我们如此的热爱。过程,这个词语的原因,它不是关于食物的知识,而是去重建饮食的经历。你不可能通过知识获得精力,只能通过一口的亲自体验,否则就像用音乐理论书籍来学弹吉他。你也许理解了要点,但只有在亲手触摸琴弦的练习中,才能真正学会怎么谈?你练习得越多就越有自信。人们有时候会害怕自己对食物上瘾,饮食让人感觉良好的原因有很多种,但绝不包括上一这一条。2、为允许每一口都战战兢兢。许多患者都会说,当允许自己吃某种禁忌食物时,他们会暴饮暴食,感觉失去控制。

  但对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这种食物从来没有被真正无条件允许过,只是被伪允许。他们其中是带着违反规则的感觉,吃下这种禁忌食物的。同时他们心里总有个小声音在说,你真不该吃食物,一进嘴,愧疚和懊悔就像潮水般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以后不要再吃这种食物的决心,和明天开始用正确的饮食来抵制放纵的计划。因此虽然身体吃下了这种食物,但在情感上造成了愧疚感,恶性循环会不断继续,为允许不起作用,它只是一种错觉,你的嘴巴也许在允许咀嚼,但大脑在说我不该吃的。

  你的思维依旧让你处于节食状态。3、认为会失控,就真的会失控。说来奇怪,有时候光是认为自己会暴饮暴食的想法,就足以使你真正的暴饮暴食。卡罗琳以前深信,凡事白面粉做成的食物都会令他过度饮食,即使一小口百吉饼也会引起食物的狂欢,事实上这样的状况也确实发生了。每次屈服于对白面包的渴望时,他都真心实意的告诉自己,不会再有下次了。当然结果他还是暴饮暴食了,趋势感和其他糟糕的感觉使他失去了控制。卡罗琳花了很长时间才真正允许自己吃白面包做的食物。

  现在他极少暴饮暴食了,通常只吃几块,取其而无视以前的一大包,失控感虽然并未彻底的消失,但只是每隔6周发生一次,而不是像以前每周都要发生。卡罗琳所积累的积极经历,让他可以更轻松的抛弃,节制饮食思维,更轻松的与这些食物和平相处。第四,我会吃得不健康。在很多案例里,人们经常经历和平相处的阶段后,当他们可以自由选择所有食物时,他们却主动选择收入那些营养丰富的食物,就像在玩食物游戏。作为营养学家,我们同样尊重营养,但在与实务合作这一阶段,营养并不是最重要的,绝非主导因素。

  如果把营养放在首要地位,那么节制饮食的思维就永远不会消失。我们得花很多年才能接受这点,所有的营养问题被放在本章的最后,随着你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进步,所有的食物都会被接受,直觉信号也会给你好的饮食建议。第五,缺乏自信与实务合作的相处的一个巨大障碍,就是严重缺乏自信。大部分患者都说在理智上相信我们,但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并且很害怕这个方式,轮到自己就不管用了。与实物合作确实不会立即见效,一开始每次机械的饮食经历就像一根细线许久才出现一次,看起来也无关紧要,但这些细线最终会慢慢连接在一起,成为通往你和食物之间的桥梁。

  贝特西第1次来诊视体重正在攀升,他进行几次非常严格的节食,现在饮食却失控的反弹了,再允许自己进食后,短时间内他就不再吃两三块糖果,而是只吃一块,这对他来说是重大的进步。一开始这些经历只是偶然发生,中间夹杂着大量的暴饮暴食行为,贝特西渐渐的发现成功的次数越来越多,并且暴饮暴食开始逐渐消失。很快被结石长期摧残的自信心重新回来了,有些人的自信问题更加严重,好几项研究显示,早年的饮食经历会对以后的食物摄取情况产生影响。

  如果家长无视孩子的食物喜好和饥饿程度,并控制他们大部分的饮食,孩子就会容易在食物方面不自信,沙拉将其描述为逼迫效应。他的妈妈不是逼他吃饭,就是在沙拉减肥,是强行夺取它的食物。举个例子,晚餐时妈妈会逼他吃干净碗里的食物,即使它已经饱了沙拉记得有几次放学回家肚子饿得很厉害,他到冰箱找点心吃,却受到妈妈的严厉责备,你不可能肚子饿,并禁止他吃东西。因此沙拉经常趁妈妈不注意时偷偷吃东西,这时候饥饿感早已从温和变为强烈了,他由于饥饿而暴饮暴食,但因此感到愧疚病因。

  偷食物感到羞耻。杀他从小就认为妈妈是对他是对的,而他自己在食物方面不值得信任,不要低估自信的影响。人类发展领域的著名心理分析师专家艾里克,艾里克森阐述了信心的重要性。根据埃里克森的观点,所有人一生中都会经历不同的阶段,每个阶段都有个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或危机。如果没有处理好,那么直到成年还会对人生产生影响,如果食物就是这一阶段的问题,那么你对食物的信心就会受到影响。如果你这时候还为家长或医生要求禁食,这种不自信就会增加。

  成年后也许你努力试过了,但还是对自己没信心,而时的不自信,一直深扎心底,使你不敢允许自己随意进食。幸运的是阿里克森认为这种童年危机是可以在以后任何时候解决的。若通过与实物和平相处,夺回饮食的控制权,你就能解决最基本的信任问题,与食物建立更健康的关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